紐約的冬天

如果形容一個城市的春天,就像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郎,情竇初開,無拘無束;那一個城市的冬天,就是正襟危坐的男人,看破紅塵,一臉無奈。而紐約的冬天,和那些像正襟危坐男人的城市比,絕對是喝醉了酒的爺們,半裸著身子,在對著天空吹雪。今年紐約的寒冬特別冷,氣溫低,還夾雜著冷風冷雨冷雪。路邊霓虹燈發出的青光,像一道道催命的鬼符,陰冷的直透后背。在這樣的夜晚,大街上本應該少見行人,即使有幾個行人,那也必是嚴嚴實實的包裹著,行色匆匆不回頭的。令人驚異的是,在這么寒冷的夜晚,城市車水照樣馬龍,路人行色并不匆匆。這大概就是紐約的魅力和獨特。人在紐約,寒冷似乎也不懼怕了。紐約的曼哈頓,是世界上最大的金融中心,聯合國總部又坐落在紐約,所以,紐約又稱為世界的“首都”。正如臺風不在太平洋中心登陸一樣,世界政局動蕩和金融危機在紐約感受不到,即使在美國本土發生的“造墻門”和政府“關門”事件已使象驢二黨爭斗的劍拔弩張,在紐約還是波瀾不驚,舞照跳馬照跑,冬季夜晚的大街上,依然行人絡繹不絕,政局動蕩的寒冷和氣候變化的寒冷,好像并不影響人們的行程和生活。這就是紐約。城市大有大的好處,在這里生長和生活的人,經受過寒冷,見慣了市面,不再為一時一事的突發而一驚一乍,他們懂得,冬天來了春天就不會太遠,正像海涅所說,“春天的特色只有在冬天才能認清,在火爐背后,才能吟出最好的五月詩篇”。紐約的冬天,是能吟出美麗詩篇的季節。

 
内蒙古快三专家预测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