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靈放飛

       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,是遠離塵囂都市,處于深山之中,忘乎所以。此刻,心是靜的,公私全無,每一次呼吸的吐納,都只關乎二氧化碳。時間在這里顯得多余,因為沒有事需要爭分奪秒,一小時走10公里或三小時走10公里都無關緊要。人生達到一定境界謂“淡”,淡出淡入也;人生達到更高境界為“漠”,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也。古人講“游心于淡,合氣于漠”,唐僧大概就是這樣一種境界,他心中沒有雜念,唯有西天取經,他的三個徒弟就沒有達到這樣一種境界。在這塵世中,有太多的七情六欲紛擾著我們,人們最放不下的不是身外之物,而是內心。我們每天的所做所為不全是追隨著自己的感覺和身體的需要,很多時候是因為別人要我們那樣去做,就像幼小孩子的許多表現,是為了博得帶教老師的一聲表揚。其實,這聲表揚對他(她)而言,并沒有實質性的需要。人是動物,人和動物一樣,有生理上生存的需要。人又是高級動物,人還有情感和欲望滿足的需要。在遠古時代,這種需要的滿足是簡單的,因為物質不豐富,所要協作互動的事又少,“雞犬之聲相聞 老死不相往來”,別人對你沒有更多要求,你也不需要別人給你更多幫助。而當今,誰能離開互聯網和微信這些交往工具,每個人都處在別人的關注中,每個人也都需要別人的關注。物質條件的極大豐富和科學技術的極大發展,確實帶給人類許多實惠和幸福感,人與人之間的高度協作,確實提高了生產效率和信息的傳遞,但也不可避免的帶來一些副產品,比如隱私的保護和心靈的自由放飛。假如穿越時間空洞,誰能斷定我們就一定比遠古人類活的更快樂呢?生在當下,幸乎不幸?

 
内蒙古快三专家预测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