遲到的母愛

母親的衰老已是不爭的事實。每次通電話她都說這電話不好聽不清楚,同一句話我要說幾遍才能轉到下一句去。其實我明白,這不是電話問題,而是她聽力衰退的問題。通話結束之前,她總要帶上一句“你什么時候來看我?你已經很久沒有來看我了”。即使我上周剛去看過她,她還是會問我什么時候去看她?還是會埋怨我去看她太少了。這倒搞的我有點不好意思,好像我去看她是不情不愿,是在她的要求下完成的。她見到我自然是高興的,照例又是老八股,翻來復去還是那幾句話,訴說著自己身體多病,被疾病折磨的痛苦。我也總是以老八股應對她,說那是自然規律,就像車子開久了,零部件就會壞,即使再偉大的人,也會生老病死云云。說到這個份上,她倒也能聽得明白,畢竟那些偉人都會病痛病死,她是普通人又奈何之有?她嘮叨的話題,有一點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,也是不會嫌煩還很愿意享受著的。見面她會提起我小時候如何聰明可愛,又如何調皮搗蛋,說她是如何喜歡我,知道我的生辰八字好,將來一定會有出息。這些話在我成長過程中從沒有聽母親說過,當我已過耳順之年,聽到母親這樣說,雖然覺得有點遲到了,但她說了,我還是受用的,不是因為母親說我必定出息,而是母親說她愛我,因為從小到大,沒有聽到過母親說愛我,我一直以為在我的成長過程中,缺失了太多的愛,只有沙漠沒有綠洲,聽到母親這么說,頓時倍感驚喜。國人在感情表達上大多是隱忍的,我的母親也不例外。他們只是關注孩子的吃飽穿暖,并不關注孩子還有精神需求,尤其是父母的一句暖語一句鼓勵,對孩子的成長有多么重要,F在,這個成長的缺失在母親的嘮叨中無意彌補了,我感覺自己的童年和其他孩子一樣,也有陽光燦爛,并不都是陰霾,幸福非常滿滿。人性的弱點是對別人的恩惠往往忽略又忘的快,記仇卻念念不忘的長久些。我對母親的一巴掌和父親“毛栗子”的敲打一直耿耿于懷,而忘記了他們撫養我們的不易。我父母都是16歲從農村到上海進工廠學徒的。母親在紡織廠做工,每天三班倒,上下班路上用去二三個小時,到家還要操持家務,實在是辛苦的很。在她是勤勤勉勉支撐著這家,在我們卻覺得是天經地義受之當然,不知這遮風擋雨的暖篷是父母用辛苦支撐起來的,實在是當年幼稚的很。心釋然了,看著母親老樹般皺皮的手和蒼老的臉龐,我再聽她的嘮叨,猶如聽一曲搖藍曲,久遠而美麗。

 
内蒙古快三专家预测一